首页 > 创业学院 > 企业管理 > 人力资源 > 让员工“上瘾” > 正文

让员工“上瘾”

来源:商业评论网 时间:2012-02-10 我要评论()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我都感到很卑微。我笨拙地完成一项又一项任务,努力专注于帮助那些需要我的员工。我试着让自己振作起来,但是我做不到,我感觉自己很失败,因为我不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继续工作。

  大学生创业网讯 推荐度:让员工“上瘾”

  我本应该准时进入会场,但是一位员工因为法律安全问题拦住了我,所以我迟到了五分钟。

  当时,我的老板正转过身去在白板上写字,所以我悄悄地溜进去坐在椅子上,面对整个团队我慢慢撅起嘴唇说“对不起……”。

  “很高兴你能眷顾我们,感谢你的出席”,我的老板头也没转过来地说。

  “对不起,我……”

  “我什么都没说,你对不起什么呀,”他打断说。他提高嗓门说“我也不想听你的借口。如果你不能准时出席,你根本就不必出现……想一想,你为什么不离开呢”。

  我被惊到了。他总是情绪不稳定,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我。当我开始再次解释的时候,他转过身走过来指着门说“我是认真的。出去。现在就出去!”

  我还是没有动,他伸出手,手掌朝下,手指轻浮地指着我仿佛是发出赶走的嘘声。

  这让我感到很尴尬、生气、受辱、害羞、惭愧……,凡是你能说出来的感觉,我都感受到了。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我都感到很卑微。我笨拙地完成一项又一项任务,努力专注于帮助那些需要我的员工。我试着让自己振作起来,但是我做不到,我感觉自己很失败,因为我不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继续工作。

  事实上,我本不应该认为自己是一个失败者。我无法摆脱过去那件事并不完全是我自己的过错。

  是我的老板让我上瘾的。

  商业文化遗产(Legacy Business Cultures)的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Paul Meshanko称“一个不尊重的行为会自然地引发一滴皮质醇进入我们的大脑。皮质醇关闭前额叶皮层,触发我们的对抗机制。所以我们将焦点转向我们的内部,我们失去了充分与他人互动、帮助他人、勇于创新和让自己充满动力和活力的能力,因为我们的身体自动地关注生存问题而不是繁荣问题”。

  不尊重的行为各不相同,当然它们产生的皮质醇也各不相同。在室内感到焦虑不安相当的极端(至少根据我的习惯是这样),因此对于我的生理反应来说也是如此。

  让一个相当大的不尊重“注入”行为平息下来需要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一个讽刺或尖锐的评论可能会产生相对少量的皮质醇和少量的生理反应,由此造成的影响也会持续一小段时间。

  Paul说:“当最初的影响慢慢消失后,这个过程还没有结束。事后每当我们再想起某一特定事件的时候,我们会接收到另一滴皮质醇,并产生相同的效应。不尊重行为就像是反向馈赠的礼物,不是持续给予的礼物,而是滔滔不绝地吸收的礼物。

  然而,我们并不一定要这样。当我们受到礼貌对待时,一点5 -羟色胺和催产素就会注入到我们的大脑中。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