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创业资讯 > “老罗”困住罗永浩 > 正文

“老罗”困住罗永浩

来源:创业邦 时间:2014-12-08 我要评论()
    老罗对商业世界理解不足、敬畏不够,就匆匆杀了进来,情怀不是一把万能钥匙,用多了就会被嘲笑。然而也正是他这样的单纯、直接,才会有这么多爱他的粉丝。如果他是一个看透复杂世界的复杂商人,他也许就不再如此令人着迷。

网络图片

  老罗是个真人。性情真、办事真、说话真。这在商人身上是一种罕见的品质。正因如此,我理智上不看好他的模式,但情感上却希望他成功。

  老罗在泥淖里挣扎了一段时间,这场演讲也经过一次延期。我的过期门票仍能进入国家会议中心,但老罗的旧船票还能搭上手机这艘快船吗?

  这场演讲被命名为“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在开场前,我发了一条朋友圈: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答案待揭晓。有坏心的朋友填空“意外死亡”。其实如果锤子失败,很多“预言家”都会说自己毫不“意外”。过去一段时间,尽管锤子公关也想竭力阻拦,但老罗仍时时跳出来与这些人唇枪舌战。

  但如今,老罗决定和那个快意恩仇、舌战群儒的自己诀别。他将今天的演讲定义为个人时代的谢幕。老罗再见,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你好。

  CEO罗永浩这样反思过去6个月:锤子的生产和供应链问题,关键在于T1在量产前就开了新闻发布会,致使一切狼狈都暴露在镁光灯下。锤子T2要关起门来先生产,把所有的丢人现眼向外部屏蔽,囤货10万部之后再开新闻发布会。

  这靠谱吗?以锤子的产能,囤货10万部要多久?用户对产品的热情能保持吗,一下这么多确定都能卖出去?演讲中,罗永浩首次透露,T1的销售量是12万部。

  再说此前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老罗将部分原因归结为“我得罪过的编辑和记者,是因为我曾经刻薄地批评过他们喜爱的品牌,有些品牌是他们青春记忆的一部分。像整整几代人都用诺基亚长大的,我自己基本没用过诺基亚产品,没有特别的感情,我批评了诺基亚,对这些人来讲,就是很大的情感伤害”。

  又将部分原因归结为“一些门户网站的科技频道里,有6个小孩刚毕业的编辑记者,三个是铁杆的锤粉,三个是铁杆的锤黑。媒体发出来就是三个黑我们的,三个夸我们的,他们觉得这个媒体很客观”。

  如果说囤10万台的做法只是让人隐约觉得哪里不对,那老罗对媒体的理解简直令人愕然。

  哪来那么多锤粉和锤黑,我们多数时间只是想要点击率。爱恨都是需要极大能量的情绪,锤子手机一共就卖了12万部,一个门户的科技频道,就那么凑巧地集中了3个锤粉和3个锤黑?

  锤子站在媒体风口,是因为老罗亲手把锤子系到旗杆上,然后冉冉升起。既然当年想借风势做生意,后来被冷风冻着了,也别责怪风从北吹的问题了。

  但是这样的解释不符合老罗的语言逻辑,他的讲述习惯是,故事的脉络要黑白分明,要有千回百转的诙谐,理想主义与现实残酷的碰撞。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