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业故事 > 成功创业故事 > 许单单:一个把减法做到极致的人 > 正文

许单单:一个把减法做到极致的人

来源:钛媒体 时间:2014-12-10 我要评论()
    “单单是个不关心公司具体管理的人。”马德龙说,“过去三年间,他就说了三句话,我们搞咖啡馆吧,我们搬到创业大街去吧,我做拉勾网吧。但事后证明,他的每一个选择,都是正确的。“鲍艾乐眼里,许单单是一个可以把减法做到极致的人。做减法,既是他的世界观,也是他的方法论。

  马德龙、鲍艾乐唯一一次听到许单单讲笑话,是在2012年的4月份。那段时间正是许单单争议缠身的时候,三个从没有任何舆论应对经验的二十七八岁青年人,几近崩溃。

  那天三个人开完会从自己经营的3W咖啡馆出来时,已近晚上11点。许单单开车,马德龙坐在副驾驶位置,车从苏州街经海淀桥拐上北四环的时候,坐在后排的鲍艾乐开始大声的哭泣。许单单说,我给你们讲一个笑话吧。

  性格上会很冲突

  许单单讲笑话本身就是一个笑话。

  后来的两年多,他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许单单再也没有讲过笑话。鲍艾乐常说许单单不适合讲笑话,他语速缓慢,等他讲完一个段子的时候,包袱已经被丢在十几公里以外找不到了。

  “当时讲笑话,是觉得艾乐一直哭嘛。”许单单浅浅地笑笑,神情很快从两年前的回忆里出来,“现在回头看,其实是很小的事儿,有媒体报道了我以后,有人说我虚报年薪,质疑我看盗版书。我们三个人哪里见过这阵仗?都很紧张很惶恐。”

  许单单清秀,瘦弱。这个安徽男人很少来办公室,来了也很少找同事说话。许单单自己将此归结为“不太喜欢去处理人的问题,要一个个的去打交道太麻烦”。这位董事长的工位在公司的前台。2014年10月,估值已近8亿的拉勾网从3W咖啡馆局促的三楼,搬到相对宽敞的中关村创业大街昊海楼6楼。入住时,所有人都忘记了给董事长留个工位。一个星期后,许单单从西藏回来,发现只有前台还空着。

  “单单是性格上会很冲突的人,表面上让人觉得很会社交、察言观色,但其实是一天让他见8个人就会疯的那种。”

  这是从2011年10月份就开始和许单单搭档创业的鲍艾乐的评价。许单单听了,标志性的笑笑,肯定了女搭档的判断。

  不抠,只是还没学会怎么对别人好

  但三个合伙人人的分工中,许单单负责的,恰是和投资人、圈内的大佬、生意伙伴、各级官员打交道。这些场合你能看到另一个许单单。

  2011年刚认识许单单的时候,马德龙就惊讶于许单单这方面的天分:

  “有一天咖啡馆里坐着几个互联网前辈,有盛大游戏的总裁林海、百度首席科学家张威廉,许单单坐在他们中间,却把场面罩得很好,他有和年龄不符的气场。”

  周旋于大佬之间,即使不像大佬们一样一掷千金,至少开销上会比一般人阔绰吧。许单单不是。他总是习惯性的节俭。他的节俭甚至不同于别的企业家成功后“忆苦思甜”式的炫耀。“这么说吧,就是抠。”鲍艾乐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点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