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中心 > 访谈 > 创业者访谈 > 创业者郑晓宇独白:曾被公安局控制活动流产,曾找无人会议室哭泣 > 正文

创业者郑晓宇独白:曾被公安局控制活动流产,曾找无人会议室哭泣

来源:牛犊网 时间:2016-01-03 我要评论()
    那也许是我们这帮90后创业者最为狂妄的日子,狂到了不顾APEC期间治安维稳。结果,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被公安局控制,活动流产,财务和团队心气儿都受到了严重损失,可那时正值资本盛夏,我们一笑置之。 这里没有光环,不要鸡汤,只有创业两年遇过的艰难自白。 2015/12/24凌晨 终于提笔开始写这篇文章。这

  那也许是我们这帮 90 后创业者最为狂妄的日子,狂到了不顾 APEC 期间治安维稳。结果,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被公安局控制,活动流产,财务和团队心气儿都受到了严重损失,可那时正值资本盛夏,我们一笑置之。

  这里没有光环,不要鸡汤,只有创业两年遇过的艰难自白。

  2015/12/24 凌晨

  终于提笔开始写这篇文章。这是玩聚创办以来最艰辛的 6 个月。在经历团队离散、被赶出三里屯办公室、连续三个月借钱发工资个人负债过百万等等等等之后... 终于在走投无路的发薪日看到了一丝曙光——获得 HitFM887 战略投资。直到今天,在平安夜,我终于可以坦然告诉你这个故事的全貌。

  2014/11/11 一年前,三里屯派出所

  那也许是我们这帮 90 后创业者最为狂妄的日子:氪空间明星、中关村金种子、获多方合投、从民居搬入三里屯高档写字楼... 我们顺势搞了全城通票派对,微博上话题关注 300w+,不可一世,狂到了不顾 APEC 期间治安维稳。结果,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被公安局控制,活动流产,财务和团队心气儿都受到了严重损失,可那时正值资本盛夏,我们一笑置之,因为觉得不会缺钱,我们可以一边慢慢开发产品,等着一切来年再说。

  2015/2-2015/6 和投资方们聊模式聊到利益熏心

  为证明所谓的 “天花板” 放弃文艺演出、电子派对票务等原强势领域。架空解散原市场团队,组建以 “夜店人” 为核心的新市场团队,VP 及主要产品负责人带大半技术团队出走。因估值不过亿,被 FA(财务顾问)拒绝约谈...我自己的最大的昏庸和浮躁莫过于大部分精力用于媒体公关,只因这是当时 90 后创业者们乃至整个创投圈的歪风,迷醉着翩翩起舞,殊不知毒已入髓。

  2015/7-2015/8 账上不到百万,心急如焚

  赶赴上海找财务顾问要求重新排会,玩聚北京本是炙手可热明星项目,却遇对方冷淡对待只得到 “你加紧铺贴烧钱做数据,同时加大公关力度” 这样的指示。回京后连续两月加大补贴做出了月流水破百万的数据,公关方面优酷首页个人专访点击破百万,登纽约时代广场大屏幕... 我兴高采烈地去再去上海,却得知原项目经理离职,同期,中国股市崩盘,霎时间不论是原本一周五六个主动找上门的新投资人,还是已出投资合约的老投资人均再无音讯。

  2015/9 为迎接根本没谱的投资案继续烧钱继续公关

  核心成员备感忧虑持续出走。向原投资人借了二十万发工资,自己则疯狂加班,每天亲自带队洽谈业务。终于在第三个投资合约被撤销后,在租期将至的办公室情绪崩溃,呕血住院。在九月的最后一周,我把能拜托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全拜托了,一周内为自己安排了 60 余场约谈,仅三方表示没有兴趣,但感兴趣的,却无一方积极推进——因为那之后的十一,可能是所有投资机构从业者因资本寒冬获得的最长的一个假期,自然没有甲方恋战。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点击查看